行业新闻

您所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复旦管院院长陆雄文:中国经济市场存5大矛盾 寒冬来临该怎么玩儿?

浏览次数:769    作者:聚海龙君    发布时间:2016-01-25 10:52:42    字号:        

 

1月22日,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提供学术支持的“首届(中国)新三板企业家年会暨新三板企业家俱乐部成立仪式”在复旦管院召开。著名经济学家、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就中国经济现状及现状背后的矛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从制度和学术层面,解答了如何在现阶段中国体制内发展资本市场。


1
新三板成为中国经济的亮点

在新三板上市的有5500家企业,这个已经成为中国资本市场发展、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中国走向未来一个重要的亮点,一个驱动力,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中国经济依然困难重重,作为已上市新三板或即将上市新三板的企业,如何拓展事业生存空间,如何顺应中国经济发展大势,这个问题需要非常深入来探讨。

        陆雄文认为,经济周期产生经济波动,中国经济具有不确定性。中国经济的寒冬正在来临,今天是中国这个季节最冷的一天,但是明天也许会更冷。在不确定的背后隐藏着很多矛盾,这些矛盾既有经济周期发展的自然规律所形成的“天灾”,更多的是“人祸”。两者交汇,对经济形成打击。当然,“危”、“机”总是并存的。如果对危不能有深刻的洞察,那机会也只是一种幻想。个人来讲,矛盾有这样几个方面。

        一个是国内经济结构同国际市场脱节的矛盾。我们现在在国际市场上的供应高不成,低不就。“高不成”就是奢侈品跟中国制造基本没有关系,“低不就”表现为在像沃尔玛这样的国际大超市内,原先70%—80%的东西都是中国制造,现在中国制造产品大概只有30%,最多40%。越来越多被更新兴的经济体所替代


第二,经济增长同经济转型升级要求的矛盾。因为经济要转型升级,最好是在经济比较高速增长阶段,但这个阶段,大家都想赚现在的钱,容易的钱,不会致力于基础性、根本性、变革性的投入,尤其在研发上投入。所以,当经济困难的时候,我们要转型升级,资源条件、市场空间又很有限。从国家角度来讲,如果经济不增长,大量失业就会造成社会动荡。

        第三,供给侧和需求侧的矛盾。由于这两者之间不匹配,资源浪费,效益低下,而且结构性对立产生了人民生活增长需求同现实经济结构完全对立,无论从房产业还是日用消费品,大家都看到了这种对立。到底供给侧改革还是需求侧改革,这只是文字矛盾,这种矛盾过去30年始终存在。

        第四,国有企业也是市场的主体,但是国有企业不改革,甚至倒退,这个同市场培育和发展形成尖锐矛盾。因为国有企业是整个社会企业结构重要的部分,在中国扮演主导力量,如果它的治理是倒退的,一定会给市场带来干扰。所以国有企业现在处境很尴尬,既要朝前走,朝市场化发展,要改革、上市、改善治理结构。但是,又不让国有企业发挥主体性的作用,高管人员完全按行政体系进行管制,更多的监管不是监管他们的经济行为,而是监管他们的政治行为,这样一种约束,让高管作为企业家,也就让国有企业不可能发挥它真正的潜力和能量,而且他们决策和行为有可能会反市场而动。这个更会破坏整个社会的次序和结构。

        第五,实体经济发展要求同资本市场的脱节也是很大矛盾,这个问题大家在资本市场过去一年多的波澜壮阔、举世无双、反复振荡当中已经看到。实体经济需要资本支持,我们需要发挥资本更多的对企业直接融资功能,但是尽管政府也在要求,但是我们资本市场完全没有准备好。问题是,多数投资者没有把资本市场当做一个价值去评估、发现、投资,而把它当做一个全民赌博的工具。在这样的市场里面,怎么来保持稳定,是完全自由波动,还是政府随时来干预,我们出现了在治理上的困惑,这种困惑也反应政治理念上的冲突。如果这些问题没有正面回应,市场天天不断在波动,我不能相信,这样资本市场发展可能是有序和健康的。

2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资本市场怎么玩?

陆雄文认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宣誓的60个领域的改革,到今天看来都举步维艰,除了二胎以外,其他都不敢改革。我们现在发现监管原来是严重缺乏的,更缺乏的是制度,原来没有规矩,现在用什么样的规矩衡量过去,面向未来,这个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当没有制度,没有一个透明的制度,所有的行为只能是投机和冒险。

中国经济发展各个层面上都缺乏专门人才,因此需要始终抱着学习的心态,对政府,对政府高层,对专家有期许,对自己也要有期许。